<nav id="w468q"></nav>
  • <menu id="w468q"></menu>
  • 生態中國網 >  生態黑榜 >  正文

    打斑鳩、野雞、華南兔,4名90后“非法狩獵”獲刑

    來源:掌上汨羅 時間:2022-09-08 19:46:01

    字號


    近日,汨羅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一起非法狩獵案。4名90后男子多次使用氣槍在汨羅市范圍內非法獵捕斑鳩、野雞、華南兔等野生動物,因犯非法狩獵罪,分別被判處拘役及罰金,其中兩人因尋釁滋事罪,數罪并罰獲有期徒刑。


    據法院審理查明,2021年10月至2022年4月,被告人袁某、何某、仇某、霍某多次使用氣槍在汨羅市范圍內非法獵捕野生動物,其中,被告人袁某參與非法狩獵共計捕獲34只斑鳩,4只野雞,16只華南兔;被告人何某參與非法狩獵共計捕獲22只斑鳩、4只野雞、16只華南兔;被告人仇某參與非法狩獵共計捕獲12只斑鳩、2只野雞、2只華南兔;被告人霍某參與非法狩獵共計捕獲12只斑鳩。所捕獵物均被袁某等人食用。經湖南省野生動物專家鑒定意見書鑒定,袁某等人非法獵捕的野生動物均為國家保護的三有野生動物。


    2022年4月,被告人袁某、霍某、仇某酒后來到麻將館,因被拒加入牌桌,與他人發生沖突,致兩人輕微傷。


    在法院審理過程中,被告人袁某、霍某、何某、仇某主動分別繳納了生態功能損失費12680元、3600元、9080元、4360元。


    法院認為,被告人袁某、霍某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致二人輕微傷,情節惡劣,兩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尋釁滋事罪。被告人袁某、霍某、何某、仇某違反狩獵法規,在禁獵期、禁獵區使用禁用的工具氣槍狩獵,破壞野生動物資源,情節嚴重,四被告人的行為均構成非法狩獵罪。在共同犯罪過程中,被告人袁某、何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仇某、霍某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應當從輕處罰。被告人袁某、霍某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案發后,被告人何某、仇某主動到案,并如實供述了自己非法狩獵的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對兩被告人均可從輕處罰。四被告人均認罪認罰,依法對其從寬處理。四被告人均主動繳納了生態功能損失費,非法狩獵罪,對四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


    判決如下:


    被告人袁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犯非法狩獵罪,判處拘役五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個月。


    被告人霍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犯非法狩獵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被告人何某犯非法狩獵罪,判處拘役三個月。


    被告人仇某犯非法狩獵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


    據了解,2018年7月3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布湘政函[2018]79號通告,自2018年8月1日至2023年7月31日止,全省行政區域內禁止獵捕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湖南省地方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和《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野生動物。


    《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


    第六條 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有保護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的義務。禁止違法獵捕野生動物、破壞野生動物棲息地。


    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有權向有關部門和機關舉報或者控告違反本法的行為。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機關對舉報或者控告,應當及時依法處理。


    第二十四條 禁止使用毒藥、爆炸物、電擊或者電子誘捕裝置以及獵套、獵夾、地槍、排銃等工具進行獵捕,禁止使用夜間照明行獵、殲滅性圍獵、搗毀巢穴、火攻、煙熏、網捕等方法進行獵捕,但因科學研究確需網捕、電子誘捕的除外。


    前款規定以外的禁止使用的獵捕工具和方法,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規定并公布。


    《中華人民共和國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


    第十八條 禁止使用軍用武器、氣槍、毒藥、炸藥、地槍、排銃、非人為直接操作并危害人畜安全的狩獵裝置、夜間照明行獵、殲滅性圍獵、火攻、煙熏以及縣級以上各級人民政府或者其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規定禁止使用的其他狩獵工具和方法狩獵。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六條 違反狩獵法規,在禁獵區、禁獵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獵,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非法狩獵“情節嚴重”:


    (一)非法狩獵野生動物二十只以上的;


    (二)違反狩獵法規,在禁獵區或者禁獵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獵的;


    (三)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亚洲爱婷婷色婷婷网站
    <nav id="w468q"></nav>
  • <menu id="w468q"></menu>